《报告爹地:妈咪带球又跑了》

第4章 新婚之夜

作者:佳期如梦分类:现言字数:2008字更新时间:2018/12/24 12:42:33

羽思简孤零零地站在台上,浑浑噩噩地听着牧师说完誓词,压根就没听清牧师说了什么。

在牧师问她是否愿意的时候。

她犹豫了!

她很不想说出口,但是耳边还响起刚才飞飞的呼救声和陌生男人威胁的话,最后,她苍白的唇动了动,发出一阵微不可闻的声音。

“我愿意!”

就这样,羽思简在没有宾客的见证,也没有新郎到场的情况下,结婚了!

她甚至都不知道嫁的人是谁。

举办完结婚仪式,她又再次地被强推进新房。

她局促不安地一直待到天黑,本来纹丝不动的房门,被人从外面推开。

这个时候来的,只能是新郎。

羽思简的心揪到了嗓子口,就连手心都湿漉漉的。

她紧紧地盯着门,想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,要用这种下作的手段,来逼迫她嫁人。

门一点一点地打开。

一辆黑色的轮椅无声地滑了进来。

轮椅中坐着一个男人,面色有点苍白,但是丝毫不损他是个美男子的事实,棱角分明的线条,勾勒出上天最完美的杰作,五官如雕塑般分明,即便是他坐在轮椅上,也丝毫不损他矜贵逼人的气势。

不过,此时男人的弓型薄唇紧紧抿着,透露出男人似乎在压抑着什么。

他阴郁着脸,转动轮椅,慢慢靠近羽思简。

羽思简直觉得房间中温度越来越低,就算是隔着好几米远的地方,她都能感受到从男人身上刻意散发出来的冷意。

她从床上起身,慢慢地后退着,大脑中飞快地收索着信息。

帝都,能匹配的上这份如帝王气势的人,而且还是残疾的,只有一个人!

冷家大少,冷骏牧!

冷骏牧,冷家的大公子,不少人既羡慕他,又为他惋惜。

羡慕的是他的身世,惋惜的是他是个残废。

冷家在帝都,可谓是人人谈之色变的存在。

传闻,冷老爷子,也就是冷骏牧的爷爷,年轻的时候是个狠厉的角色。

他通过白手起家和铁血的手腕,让冷氏集团在三十年的时间内,做到了同行的老大。

后来再经过冷父的经营,让整个冷氏集团坐上了华国第一集团的首座!

可惜,到了冷家的第三代这里,却没有人都继承上冷老爷子和冷父的能力,并且有继承权的冷骏牧还是个残疾。

人人都叹息不已!

羽思简没有想到,新郎居然是冷骏牧!

她不由地多看了一眼他盖着毛毯的双腿,心中略感到唏嘘,但更多的是把吊到嗓子眼的心,落了下去。

既然他是残疾,那肯定那方面不行吧!

羽思简想到这里,心稍微平静了点,她站稳,戒备地看着冷骏牧说道:“你别过来!”

砰!一声巨响。

冷骏牧面无表情地将房门重重甩上。

羽思简吓了一大跳,心又被吊了起来。

都说身体残疾的人,脾气很怪异,只怕没错……

冷骏牧眉头微微皱起,看着羽思简害怕戒备的眼神,他感觉到十分的厌恶,命令道:“跪下!”

羽思简愣了下,眼神疑惑。

“陆思颖,我娶你进来,不是让你俯视我,还不给我跪下!“冷骏牧眼神冷冷地看着羽思简。

跪下?这又不是古代!

羽思简被这个词刺激到了,忽略了他刚才对她的称呼。

她气笑着说道:“想必您就是冷先生吧,我看您仪表堂堂,尊贵无比,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,却没想到思想如古人一般,封建守旧……”

她还想继续讽刺几句,可是当看到眼前一幕的时候,她吓的后面的话,全部都缩回去了。

冷骏牧居然从轮椅上站了起来。

“你……你不是……腿……?”羽思简惊讶地话都说不出来。

他踱步走来,在她面前站定后,冷冷的目光看着惊讶中的羽思简:

“怎么?高兴不?你不是做梦都想嫁给我吗?甚至不惜花重金偷了我的精子,怀了我的孩子,却在知道我是个残废后,又残忍的把孩子打掉。现在知道我不是残废了,你是不是既高兴又后悔?”

他越说越生气,话语上带着滔天的怒火。

羽思简只觉得一层一层的怒火将她层层裹住,但是她更多的是疑惑,“你说什么?我听不懂!”

她确实不知道他在说什么。

什么偷他精子?怀孩子?还把孩子打掉?

她根本就没有做过这些事情。

冷骏牧猛然伸出大掌,一把用力的扭住她的下巴,骨节泛白,“别给我演戏,你做的好事,别不敢承认。”

羽思简感觉到下巴快要被捏碎,她拼命地拍打着他的手,“痛,你放开我!”

新婚之夜,就遭受家暴。

冷骏牧看着她痛苦的揪在一起小脸,嘴角上冷笑连连,“你也知道痛,当年你害死我大……”

后面的话,戛然而止。

他手掌微微用力,将羽思简拉近几分,凑在他耳边,低声说道:“你欠我的一条人命……”

他顿了顿,眼底更加阴暗,继续冷声说道:“不,是两条人命,从今天开始,我会一点一点地从你身上讨回来。”

说罢,还不待羽思简反应过来,她就觉得自己的身子,宛如破布娃娃一般,被他用力地甩到了床上。

她挣扎着要起身,却被一个重重地身体压了下来。

“陆思颖,这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,怪不得别人。”

头顶上响起冷骏牧夹杂着冰雹地声音。

羽思简身子一震,不可思议地看着他,颤声问道:“你刚叫我什么?”

冷骏牧哂笑,“怎么?想让我叫你老婆?你还没那个资格!”

他大掌用力,刺啦一声脆响。

羽思简觉得身上陡然一冷,那件洁白的婚纱,如一堆破布,被扔在了地上。

“你要做什么?我不是陆思颖!”

羽思简双手紧紧抱着身子,凄声大叫。

为什么他会认为她是她的表姐?

冷骏牧冷哼,“贱人果真矫情,就算你化成灰,我都记得你,别妄想欺骗我。”

“我真不是……”羽思简还想辩解,可是脑海中突然响起电话中陌生男人的警告!

梦想家中文提供报告爹地:妈咪带球又跑了最新章节阅读,转载请联系作者:佳期如梦

猜你喜欢 换一换

  • A- 18 A+
  • 1050
重置
香港马会官方网正版